法国病了,暴露出四大治国软肋

新闻出处:中华网
作者:
2018-12-06

(一)

生病之国(The sick repubic)。

这是《华盛顿邮报》一篇文章配图的大标题。图面中央,是笼罩在催泪瓦斯中的凯旋门,一大群身穿黄马甲的抗议者,正在和法国警方激战。

这张照片,应该还算是温和的。粗粗浏览了一下最近的网络,就在出差这几天,法国海真不平静,原先的凯旋门、香榭丽舍大道等标志性地带,一度似乎真成了战场。

刚开始还算是和平抗议,然后就是打砸抢烧了,各种口号满天飞,包括甚至出现了中国工农红军的旗帜,真有点让人时空倒转、哭笑不得。

法国病了,巴黎在燃烧。按照媒体的说法,这是50年来巴黎最暴力的示威活动。

50年前是1968年,那几年东西方都经历了什么,我这里就不探讨了。大家可以去找度娘。

41岁的马克龙,遭遇了50年来最暴力的抗议,导火索是什么呢?

燃油税上调!

按照马克龙政府的解释,上调燃油税,出发点也是好的,为了履行《巴黎气候协定》,鼓励使用清洁能源,发展低碳经济,等等。

而且,加税真不算多。从2019年1月1日起,汽油每升提高0.029欧元,柴油每升加征高0.065欧元。折算下来,每升也就涨三四毛人民币。

但显然,法国人的觉悟,没有跟上马克龙的脚步。方案出台后,就是全法国的抗议了。

在法国,抗议也是常态,有一种说法就是,法国人是一个“春天工作、夏天度假、秋天罢工、冬天过节”的民族。

这次法国抗议都是在周六,周一到周五要工作,周六抗议完休息一天再去工作,这种抗议也很法国。

但马克龙显然没料到的是,抗议迅速失控了。民众不仅仅只是抗议上调燃油税,

救护车司机集体罢工,抗议政府相关救助资金减少。

法国农民要抗议,要求政府停止增加农民负担。

法国总工会发出号召,要求立刻提高劳工薪资、津贴及社会保险保障……

以至于最近阿根廷G20峰会,因为阿方的疏忽,当马克龙专机到达时,阿方官员还没到场,以至于当舱门打开,第一个和马克龙亲切握手的,居然是一个穿黄马甲的阿根廷地勤人员。

于是,在法国国内,很多人嘲讽说,马克龙以为去阿根廷能逃过黄马甲的抗议,但万万没想到,在阿根廷等候他的,第一个就是黄马甲。

抗议在不断升级,不满在不断蔓延,感觉大事不妙的法国政府,最终不得不软下来。法国总理菲利普出面安抚民众,燃油税将推迟6个月,今年冬天将不会上调电力和天然气价格,政府还就税收和公共开支等问题进行公开讨论。

菲利普还说了一句这样的话:没有任何税收,值得将国家团结于危险之中。

这个话,就说得比较重了。

经典图片

每日精选